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真的要到慕尼黑嗎?

 

對一般香港人來說, 慕尼黑這地方所給予的印象, 大概就只有「拜仁慕尼黑」這支球隊而已。 要不是在十多年前曾經有好一段日子迷上過 「雪樂山」的《狩魔獵人二:心魔》這個電玩遊戲, 慕尼黑對我來說可能也就只是「拜仁慕尼黑」。

《狩魔獵人二:心魔》的故事發生在這個德國南部城市慕尼黑的山區, 故事一開始就說有一名小女孩被一頭人狼吃掉。 遊戲採用 FMV (Full Motion Video) 技術, 全個故事以多段真人拍攝的影片串合而成, 整個遊戲共佔了六張CD-ROM, 以當年的技術可謂頂級了。 由於採用真人拍攝片段, 加上遊戲配以幽怨的背景音樂,玩起來可謂氣氛一流, 人狼吃人肉的那幕真的頗嚇人的。因此, 一直以來, 慕尼黑給我的印象就是如此詭祕。

 

 


拜迪士尼的《白雪公主》所賜, 「新天鵝堡」已成為外國人對德國的第一印象,然而, 在《狩魔獵人二:心魔》內的「新天鵝堡」, 卻配上烏雲密佈的背景,顯得十分詭異。
 


遊戲採用 FMV (Full Motion Video) 技術, 故事主角以真人現身,令遊戲額外多了一份恐怖感。

 

 

2007 年10日26日晚上,剛從越南旅行回來不到36小時的我,已經坐在 LH731 航班上狹小的座位了。 年頭有機會進到一間德國公司上班時, 經理已經跟我說過有機會的話, 會讓我到慕尼黑的總公司走一趟, 相隔十個月後, 今次終於可以成行了, 我從來沒有到過德國, 今次的出差對我來說本應是值得高興的, 因為終於有機會一睹慕尼黑這個城市的真面目, 而且還不用自掏腰包呢! 可惜, 對於前一天晚上才從越南的河內回來, 仍然患上「旅遊綜合症後群」的我,這次的工幹確實令我感到很不安, 心裏總是牽掛著什麼似的。

 

中國菜的德式演譯

 

「千萬不要坐漢莎!飛機餐超難吃的,坐位也窄!」 當知道我被歆點到總公司跑一趟時,同事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樣。 漢莎真的這麼差嗎? 老實說我並不覺得如此。 漢莎座位的確不舒適, 但也不算窄。 食物方面呢? 去程的晚餐是這碟 「炒薯粒豆角磨菇豬」什麼的,味道十分之濃, 一吃就知道這是典型德國人眼中的中國菜。 早餐則是傳統的德式早點, 芝士奄列配德國肉腸,十分美味。 德國人還是安分守己地做德國菜會好一點。

 

 

全名叫作「薯粒中國豆炒豬肉」, 單看名字就知道它的味道必定是不倫不類。

 



傳統的德式早點, 芝士奄列配德國肉腸,味道不俗。

 

 

至於機上娛樂設施方面, 香港至慕尼黑的航線採用空中巴士 A340-300 型號, 漢莎的個人娛樂系統只在波音 B747上普及至經濟客艙,因此在這長長的十二小時旅途當中,我只好與眾多的經濟客艙乘客一起,盯著那個「大銀幕」。 不過, 漢莎卻為我這個波特迷找來了最新一集《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算是「將功補過」吧!

值得一提的是, 漢莎由香港直航慕尼黑的航班, 是會飛越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的上空, 漢莎說這是他們與多國政府洽談多年的成果, 說採用這航道, 能令飛行時間縮短廿分鐘。 漢莎對這廿分鐘表現得十分自豪, 花了它們機艙雜誌內整整三頁的篇幅來耀武揚威。

 

還記得冬令時間嗎?

 

我坐的飛機, 比原定時間遲了差不多一小時才起飛, 但在起飛前, 機長一而再、 再而三地說我們必定能準時到達, 起初我以為航機可以飛快一點來追回時間, 但其實並非如此。 原來我起飛的那個晚上 (2007年10月27日), 剛好是德國由夏令時間轉冬令時間的那夜, 起飛時是星期六, 還是夏令時間, 德國時間比香港時間慢六小時, 但到達時是星期日, 已是冬令時間, 德國的時間要改慢一小時, 變成德國時間比香港時間慢七小時, 因此變相地航機多了一小時的時間來飛行。

是否很復雜呢? 其實香港和大陸在很久前也有推行夏令時間的, 只是現在取消了而矣。